推荐资讯

纥干承基和杨千叶比比划划地转进了半山腰的小山坳山坳中有一棵

发布时间:2018-08-03 22:12 浏览:
 
    罗一刀眯着眼睛,上下打量李鱼,点了点头:“李大把?不错!”
 
    李鱼不能在他面前弱了气势,他也眯着眼看看罗一刀,雄壮的身边,半裸的胸膛,还有那拇指粗细的金链子,点点头道:“罗一刀?不……呃?”
 
    一阵山风吹来,风一吹,罗一刀胸前的金链子居然飘了起来,飘了,飘……
 
    李鱼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罗一刀低头一看,大怒骂道:“你奶奶的,看什么看!这是老子盘的金丝楠!”
 
 第152章 三战
 
    “啊,原来是金……丝楠链子,罗大当家的好雅兴!”
 
    李鱼恭维了一句,罗霸道却不领情,把刀往胸前一横,沉声道:“此刀,长三尺二寸,重四斤七两,以大食镔铁打造,吹毛断发,削铁如泥,罗某持之,迄今与人交手一百二
 
十七次,……”
 
    罗霸道牛叉还没吹完,李鱼靴跟一立,靴尖一铲,一蓬积雪呈扇面,向罗霸道迎面扑去。
 
    “无环!”
 
    李鱼一声大喝,虽然膀大腰圆,可站在旁边似乎全无存在感的铁无环突然就动了,汪都不汪,直接就扑了上去,一双鹅卵粗细的铁链,铁链尽头还拴着一对血迹斑斑的铁环,
 
呼啸着砸向罗霸道。
 
    罗霸道吓了一跳,他说熟了的一句话,这还差着最后一句“未逢一败”没说呢,对方怎么就动手了。
 
    罗霸道仓促举刀,迎向铁无环呼啸而来的重兵刃,事先不曾注意他,这时也来不及打量他兵器,竟未注意那是一双铁链,而链子是会拐弯的。
 
    与此同时,李鱼也没闲着,喊了一声“无环”,李鱼就一矮身,抱向罗霸道的双腿。如果杨千叶和龙作作此时看到,少不得要齐声骂上一句:“这混蛋,跟谁都用这一招啊?
 
 
    庚新慢悠悠地刚走过来,一看对方根本不讲江湖规矩,话都没说完就动手,老大似乎要吃亏,可还差着几步,来不及救援,好在他脖子上挂着一挂大蒜,那是藏身山坳时,从
 
马上解下来分给几个人的辟邪之物。
 
    情急之下,庚新立即一甩手,把那挂大蒜扔了出去。
 
    一见李鱼动手,魏岳、冯明周等人也都冲上来,魏岳冲在前面,乍见白乎乎一件圆环盘旋着自天而降,也不晓得是什么暗器,当下拿出吃奶的劲儿来,大喝道:“开!”
 
    魏岳一刀凌厉地劈下,“啪”地一声,一挂大蒜炸得满天都是,魏岳舔了舔溅在嘴唇上的蒜汁,惊呼道:“不好!我中毒了!”
 
    而此时,生平与人斗刀一百二十七战,未逢一败的四大寇之一,大马匪头子罗霸道,已经仰面倒在地上,翻着白眼儿,完全没有反抗之力了。
 
    他一刀迎出去,铁链子铿地一声,链头的一双铁环就转了向。罗一刀大吃一惊,晓得是件软兵刃,仓促间就要躲闪,本来以他身手,纵然失了先机,也未必就躲不开这折击而
 
下的一双铁环,可是李鱼好死不死的已经扑到他的身前,一把抱住了他的双腿。
 
    罗霸道双腿被锁,跳不动、闪不开、躲不了,两只铁环一只折击而下,贴着他的耳轮呼啸而过,刮出一道血痕,另一只结结实实地折击在了他的后脑上。幸亏他戴了皮帽子,
 
要不然这一下就能打得他脑浆迸裂。
 
    如今倒是没有性命之虞,但后脑迅速肿出鸡蛋大一个紫红紫红的疙瘩,整个人都痛昏了过去。
 
    庚老四抛出一挂大蒜,手忙脚乱地又扬出两条带血的天癸带子,再从腰间拔出一只黑驴蹄子,眼见大当家的已经干净俐落地晕倒,一条天癸带子飘飘落下,恰好贴在他的嘴上
 
,一时也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
 
    *********
 
    纥干承基和杨千叶比比划划地转进了半山腰的小山坳,山坳中有一棵棵矮楼,树冠上都挂满了积雪,仿佛一朵朵白色的蘑菇,童话世界一般的感觉。
 
    在更远处的林中,积雪不断洒落,很显然,龙作作和刘啸啸已经打进了林中,正在交手。纥干承基向杨千叶急急递了个眼色,二人迅速闪入一朵朵白色的“大蘑菇”下面。
 
    纥干承基道:“公主殿下,你怎么也到西北了?”
 
    杨千叶道:“利州待不下去,思来想去,只有西边利于生存,我就过来了。”
 
    纥干承基喜道:“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么想的。”
 
    杨千叶道:“你投了罗霸道?我怎么听说你去了龙家寨?”
 
    纥干承基道:“我怎么可能投奔龙家寨。龙家寨我是去过,本想着到了西北,没钱没粮,得先做一票大的,要不然我那么多手下,吃什么穿什么?所以我冒充商贾,去龙家寨
 
踩盘子,发现龙家寨太难打,便离开了,想着别寻别的目标。后来就遇到了罗大当家,也是不打不相识,就入了伙。你怎么在龙家寨?”
 
    杨千叶顿足道:“我花钱从包打听那里探听你的消息,他们看了你的画相,告诉我你在龙家寨,我才混进龙家寨找你的。”
 
    纥干承基道:“原来如此!公主殿下,依我看,你不如也暂时依附马匪。罗大当家这人还是蛮讲义气的,跟着他,吃不了亏。”
 
    杨千叶点头道:“我听说,陇右有四大寇,如果能把四大寇拢在一起,想必是一支不可小觑的武装。”
 
    纥干承基摇头道:“四大寇谁也不服谁,想把他们拉拢在一起,难如登天。”
 
    杨千叶狡黠地一笑,道:“那我就帮你先对罗霸道取而代之,再一一征服其他三大寇!”
 
    纥干承基变色道:“罗大当家待我如兄弟,这种不讲义气的事,我做不来!”
 
    杨千叶急道:“欲谋大事,不拘小节,你怎么如此愚腐?”
 
    纥干承基道:“这不是愚腐,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对了,我还没说呢,你和你的人在武都督府是怎么做的?一见情形不对,便弃我而去,殿下,你这么做,让我很难再相信你
 
呀。”
 
    杨千叶道:“我当时有别的选择么?若换了是你……”
 
    纥干承基忽地脸色一动,道:“噤声!”
 
    杨千叶马上住口,纥干承基侧耳听了听,道:“没动静了,他们打完了?”
 
    杨千叶心中登时一紧,虽说她进入龙家寨只是权宜之计,可这些日子,龙作作待她情同姊妹,岂能毫不关心,不禁说道:“打完了?谁输谁赢?”
 
    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一矮身子,悄悄掩了过去。
 
    雪地上,刘啸啸双手摁着龙作作的手腕,将她死死地压在雪地上,狞笑着,脸上那条巴疤就像蜈蚣在爬:“贱人,给你脸不要脸,老子今儿就奸了你,再把你丢给那些马匪轮
 
了,我看你还能不能高贵的像个公主!”
 
    龙作作愤怒地想要挣脱刘啸啸的手,可是手腕被他虎钳般的手死死摁着,如何挣扎得开。
 
    龙作作怒骂道:“你无耻!这么多年,我龙家亏待你了吗?你忘恩负义,勾结家奴,欺辱家主,我爹不杀你,放你离开,你居然勾结马匪,对付我龙家!你这千刀万剐的畜牲
 
!”
 
    刘啸啸狞笑道:“畜牲?我今儿就畜牲了,立刻奸了你,看你还怎么凶!”
 
    龙作作只觉腕上一松,刚想趁势反击,刘啸啸已经一记“手刀”,砍在她的脖子上,龙作作绝望地看了刘啸啸一眼,头一歪,昏了过去。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我
 
完了……”
 
    然后,她就陷入了无尽的寒冷与黑暗。
 
    或许,这一昏,她就不希望再醒过来了,毫无疑问,一旦醒来,她所面对的,将是生不如死的局面。
 
    一株“大蘑菇”下面,杨千叶和纥干承基蹲在那儿,看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切。
 
    纥干承基蹙眉道:“什么情况?老三离开龙家寨,貌似别有隐情啊!”
 
    杨千叶急道:“隐不隐情的另说,赶紧救人呐!”
 
    纥干承基奇怪地看了杨千叶一眼,道:“他是马匪,我也是马匪啊,我为什么要救人?”
 
    杨千叶虽然自始至终也没把自己当成龙家寨的人,但是要她坐视龙作作被人凌辱,可是万万办不到的。眼见刘啸啸压在龙作作身上,也不顾这大雪严寒,已经狞笑着去解袍子
 
,心中一急,登时蹿了出去。
 
    纥干承基拦阻不及,只好往树后一避。
 
    “贼子,受死!”
 
    公主殿下不肯偷袭,先喊了一嗓子,来了个正大光明剑。
 
    刘啸啸正要宽衣解带,就在雪地上把龙家大小姐办一个满地桃花红,陡听一声大喝,立即往旁边雪地上一滚,还顺手抄起了搁在雪地上的长刀。
 
    “当当当当……”
 
    一连串的爆击,被刘啸啸手忙脚乱地挡住,刘啸啸总算扎稳了阵脚,开始利用刀势雄浑的优势发起反击了。
 
    二人你来我往,兔起鹘落,刹那间就是数十回合,刘啸啸此时已经闪到龙作作身旁,脚尖突然在龙作作腰下一挑,将她挑了起来,撞向杨千叶。
 
    杨千叶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双手刚刚伸出,刘啸啸身形一矮,已经掩在龙作作身后,跟着扑到,一绞一绊,腰杆儿一挺,龙作作摔在雪地上,杨千叶一如方才的龙作作,被刘
 
啸啸死死地摁在地上。
 
    刘啸啸狞笑道:“又来一个,模样儿也不错嘛。好!一只羊儿也是赶,两只羊儿也是放,老子今儿就把你们两只小白羊儿都都办了!”
 
    杨千叶听得心惊肉跳,奋力大呼道:“你个混蛋,还不帮忙!”
 
    刘啸啸一惊:“还有人?”
 
    刘啸啸立即扭头望去,纥干承基犹豫着,正要走出去,就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耶?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纥干承基赶紧又往树后一躲,只探出半边眼睛看着,就见对面一棵树后,李鱼腰间插着刀,慢悠悠地踱了出来。
 
 第153章 走马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