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郭经理只开除他就是一句话的事儿我不明白柳晓晓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发布时间:2018-06-03 11:50 浏览:
 因为担心再进来人,我便把浴巾放到一边,穿着裤子进了热水池。之前被三江的手下打的我浑身青肿,被热水这一泡,感觉全身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
 
    把头枕在池边,我闭着眼睛,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没泡多一会儿,我感觉有人进来。坐起来一回头,就见两个赤身的美女,正笑吟吟的站在我的身后。两个美女手里还都拿着托盘,一个托盘上是红酒和香烟。另一个托盘上,摆放的是几样水果。
 
    还没等我说话,两个女人便微微鞠躬,同时问林先生好。这两个女孩儿个子不算太高,但身材却都不错,尤其其中一个,一笑嘴角还带着一个浅浅的酒窝。
 
    两人问完好,便把托盘放到一旁。接着,一起进了热水池。一左一右,靠在我的身边。
 
    我从前也经历过不少的花天酒地。但还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大胆和直接。两人刚一靠到我身上,我便立刻在水中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对两人说:
 
    “东西放这儿,你们可以走了,我一个人洗就可以……”
 
    我倒不是装什么正人君子,只是我现在真的没这种心情。更何况,我还懂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
 
    不过我的话,并没让这两个女人退缩。两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咯咯笑着上前,挽住我的左右胳膊。身体也贴在了我的身上。其中一个还嗲声嗲气的说:
 
    “林先生,您是我们的贵宾,就让我们两个为您服务吧。来,我帮您擦擦身上……”
 
    我急忙甩开这两人。因为水池有些滑,我脚下一个不稳,险些摔倒在池水里。看着这两人,我有些愠怒的说道:
 
    “你们要是不走,我马上就走……”
 
    话音刚落,就听门口处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
 
    “怎么,林公子不太习惯这种场面?”
 
    一回头,就见黄总披着浴衣,慢慢的走了进来。两个女人一见黄总,立刻变得恭恭敬敬,同时问黄总好。
 
    黄总冲着两人微微挥了挥手说:
 
    “好了,既然林公子不习惯,你们就下去吧……”
 
    两个女人马上乖乖的走了出去。
 
    浴室里就剩下我们两人,黄总把浴巾放到一旁。和我一样,穿着裤子,下了热水池。
 
    我们两人都靠在浴池边上,他递给我一支烟。点着后,黄总四周看了看,慢条斯理的说着:
 
    “这间青书会所,是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做的。要说会所能这么顺利的建成,还要感谢你的父亲,林副行长。当初要不是他帮忙贷笔款,后续的工程,可能要麻烦很多……”
 
    我抽了口烟,并没接黄总的话。因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和我提这个。
 
    见我没说话,黄总忽然转头看着我问: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过来和我干?”
 
    我微微一愣,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我当初要收拾的黄总,居然提出让我跟着他干。没等我说话,黄总又继续说着:
 
    “在这里做,怎么也比你在那个小夜总会,给晓晓当司机强吧?”
 
    说着,他便转头微笑的看着我。
 
    如果这要是别人和我这么说,我一定会很动心。但不知道是因为秦念,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我对这个黄总,总是有一种莫名的距离感。和他在一起的感觉,特别的不好。更何况,我根本就不相信,他会因为我爸爸当年帮助过他们,他现在会回头帮助我。
 
    想到这里,我慢慢的摇了摇头:
 
    “谢谢黄总,但我这人散漫惯了,不适合正经的工作。还是回去给柳总当个司机,最起码自由的时间能多些……”
 
    我的话,黄总似乎并不意外。他微微点了点头。而我忽然想起了秦念,便马上又问了一句:
 
    “黄总,能问个您的个人问题吗?”
 
    黄总斜了我一眼,他似笑非笑的说道:
 
    “想问秦念吧?”
 
    我点了点头。黄总又笑了,这是一种轻蔑的笑。
 
    “你就别打念念的主意了,她不会喜欢你的。你还是好好考虑下你以后的生活吧……”
 
    其实我只是好奇的问问他而已。我现在混到这个地步,自然不会再对秦念有什么想法。可黄总这种不屑的口气,让我浑身不舒服。
 
    我不想和他再聊下去了。便告诉他我已经泡好,想要回去了。黄总微微点头,也没再多说。
 
    到了更衣室,我并没换他们给准备的新衣服,还是穿着我之前的破衣服。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我直接去了大厅。刚到大厅,就见柳晓晓站在旋转门口,她似乎正在等我。
 
 第十七章 内因
 
    见我过去,柳晓晓冲我暧昧一笑。接着,她伸手帮我整理衣服领子,同时笑着说:
 
    “呦,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还以为今晚你都舍不得走呢……”
 
    我知道,柳晓晓肯定是知道这里的一些玩法,要不她是不会这么说的。我淡淡一笑,并没接她的话。
 
    我们俩一起出了会所。来这里时,柳晓晓并没开车。会所就给我们派了车,送我俩回去。我和柳晓晓都坐在后排,刚走没多远,柳晓晓忽然把身子靠近我,在我耳边神秘的低声问说:
 
    “这儿的小姐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我歪头看了一眼柳晓晓。
 
    柳晓晓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依然压低声音说:
 
    “当然是技术,难不成我还问体重?”
 
    我这才明白,柳晓晓肯定是以为我刚刚在里面翻云覆雨了。
 
    我略带不满的问她说:
 
    “柳总,是不是在你的眼里,我就是头种猪,只要见到母的,就一定发情似的扑上去?”
 
    我的比喻逗的柳晓晓哈哈大笑。但我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和她开玩笑。等她笑够了,我才有些歉意的说:
 
    “柳总,我这刚给你开几天车,就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我真挺抱歉的。我想了下,现在我能做的,只有辞职……”
 
    辞职是我在浴室里,就已经想好的了。这次得罪了三江,虽然黄总出面摆平了。但谁也不能保证,三江以后会不会继续找我麻烦。毕竟黄总能帮我一次,但不能帮我一世。还有丁辰,这孙子一直憋着劲儿要收拾我。我怕我继续下去,会给柳晓晓带来更大的麻烦。
 
    我话音一落,谁知柳晓晓歪头看了我一眼。她冷笑一声:
 
    “辞职?你开什么玩笑?我不但不同意你辞职,我还有新的工作要你做……”
 
    柳晓晓的话,让我楞住了。还没等我问,她又继续说着:
 
    “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做我的司机了。你去盛世年华上班,从主管做起!”
 
    “主管?”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柳晓晓。我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选择让一个落魄到如此地步的我,来做盛世年华的主管。
 
    见我一脸的疑惑,柳晓晓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
 
    “你不会做不了吧?”
 
    我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就这么混着。根本没有一点工作经验,我还真担心我做不来。柳晓晓见我没说话,她又继续说着:
 
    “你大学学的就是工商管理,毕业后又在夜场厮混。如果连个夜店的小主管都做不来,那我看你这辈子也就废了……”
 
    我没想到,柳晓晓对我还挺了解。我也知道,她这是激将法。但我不明白的是,柳晓晓为什么会选择我。按我自己的想法,我现在对于别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我也没隐瞒,直接问她说:
 
    “为什么会选我?”
 
    柳晓晓一听,她先是笑了下。接着,她伸出手背,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滑动着。暧昧的说道:
 
    “因为我喜欢你啊!这样你在盛世年华做主管,我想调戏你时,随时都能找到你啊……”
 
    我无奈的苦笑了下。我不是傻子,柳晓晓这话根本就是玩笑。
 
    话一说完,柳晓晓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她看着我,低声说道:
 
    “白风,我也不瞒你!在之前,我的确想过利用你,在你父亲那儿贷些款。后来你父亲出事后,我选择让你当我的司机。其实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一个能从逆境中站起的人。欣慰的是,你并没有因为家里变故,便开始自暴自弃。这次我让你去盛世年华做主管,并不是我要帮你,而是希望你能帮我……”
 
    “帮你?”
 
    我更加疑惑了。我不知道我能帮柳晓晓做什么。
 
    柳晓晓的表情越发的严肃,她沉声说着:
 
    “你总混夜店,应该也知道。盛世年华的场子并不大,在江春,只能算是一间中下游的夜总会。而这两年之所以生意不错,完全是因为小姐的质量高。不过最近一年,盛世年华的生意开始下滑。远的不说,就说前两个月。就有两个妈咪带着小姐去了别的场子……”
 
    柳晓晓的话让我有些好奇,我马上问她说:
 
    “她们为什么走?”
 
    柳晓晓正色回答道:
 
    “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还是出在盛世年华的内部。我现在怀疑的是,是有人故意把她们逼走的……”
 
    我马上皱起了眉头。按照柳晓晓的意思,是盛世年华有内鬼。但这件事应该不难办,找到内鬼,开除就行。她又何必让我去当主管呢?
 
    柳晓晓始终在盯着我,见我思考,她也没打扰我。好一会儿,她才轻声说了一句:
 
    “在我去南淮之前,有人告诉我,郭经理和外面一家夜总会的老总,接触的很频繁!”
 
    柳晓晓的话让我更加惊讶。很明显,柳晓晓是在怀疑郭经理。看着柳晓晓,我小心翼翼的问她说: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夜总会里,关注下郭经理的动态?”
 
    柳晓晓慢慢的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不把他直接开除?”
 
    柳晓晓是老板,郭经理只是她聘请的职业经理人而已。想开除他,就是一句话的事儿,我不明白柳晓晓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我话一说完,柳晓晓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轻叹一声,慢慢解释着:
 
    “盛世年华刚开业时,郭经理就来了。而我因为管理经验不足,夜总会的事我就没太参与……”
 
    柳晓晓说的我倒是知道。我从前来盛世年华很多次,居然一次都没见过她。
 
    “现在夜总会里的许多中层领导,要么是郭经理亲自招聘的,要么是他一手提拔的。如果我开除了他,这些人大都会跟着走。到那个时候,夜总会基本就剩下个空壳,处于瘫痪状态了。想要起死回生,恐怕就没那么容易。所以,我现在不可能辞退他的……”
 
    看着柳晓晓,我怎么也没想到,她此时的处境,也并不乐观。
 
    见我没说话,柳晓晓笑吟吟的问我说:
 
    “怎么样,肯不肯帮我?”
 
    看着柳晓晓,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