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在他背上狠狠的锤了几锤出震响声

发布时间:2018-05-22 19:03 浏览:
女人……真恐怖。”
 
    他喃喃的说着,说话间还吝惜的瞟了一眼风浩。
 
    他没有羡慕之意,有的只是同情!
 
    “哈哈……看来,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谢炎东打了个哈哈,与葛洪等人对视一眼,皆是大笑了起来。
 
    对于风浩这一家为何这么和谐,一致对外,其实,他们也非常不解,似乎,风浩的每一个女人,都是一心向着他,哪怕是谁多说他一句坏话,都会遭到非常恐怖的袭击!
 
    “他回来了,渡过天罚了……”
 
    远处,那些一直在等待的人都是带着各种神色看着这边上空的动态。
 
    “他已经是大圣境界了吧?”
 
    天罚来临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感受到了那股纯粹而又恐怖的毁灭气息,现在风浩出现,不管那光明圣子有没有被抹杀,风浩晋升大圣,这件事情他们却是可以确定了!
 
    他们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心中的情绪了,似乎,用任何的言语来形容这个人都显的极为苍白。
 
    “他是神祇转世吗?”
 
    众人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爹爹!”
 
    小青梦气鼓鼓的看着处于温柔乡的风浩,话语中充满了娇嗔,而且跺着小脚。
 
    她也想挤进去啊,可是,就算她个头小,也根本挤不进这如若铁索连舟般的堡垒中。
 
    “小梦梦。”
 
    最后,众女也没有与小女孩争夺风浩的怀抱,让给了小女孩。
 
    风浩搂着她,亲昵的亲了几下,并且将某只悲催的小**到小女孩手中,便是将的小女孩逗的咯咯直笑。
 
    抬头,风浩便是看到了一群人走了过来……
 
    风家老祖宗,风震天,各位风家元老,另外还有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万宏文,他也笑意盈盈的看着风浩。
 
    其中有风浩最想见到的,父亲风尘!
 
    “父亲!”
 
    他迎了过去,恭敬的唤道,同时扫看着风尘,似乎想要找出什么不妥之处来,最后以药性在其体内流转了一圈,并没有现什么隐疾,他才是松了口气。
 
    “是万院长与雪漠小兄弟救出了我。”
 
    风尘开口为他解惑。
 
    他被掳走之后,便是被关在一处秘密地点,根本不在这个临时联盟的大本营,若是没有雪漠指引,那还真是不可能找寻到他。
 
    “多谢万院长,多谢雪漠兄弟!”
 
    风浩朝着两人拱手,感激的说道。
 
    只是,琼灵儿几女,谢炎东等人,眼眸内却是闪过一抹复杂。
 
    雪漠当时临阵独自逃走,这是不争的事实,只是,后面他却是又热心的帮助找回了风尘,所以,他们也不知道以后如何去与雪漠相处。
 
    “在下惭愧,担当不起。”
 
    雪漠一脸愧疚,苦笑着避开了风浩一礼,在他诧异的目光下,说道,“我是天生天象之体,天生的相天师,的确,之前我没有定好自己的位置,所以,有了一些妄想,后来我才知道,很多事情,并不是知道就能够改变的,那个时候我才明白相天师存在的意义所在……而我因为出生,天性懦弱,实在是愧疚!”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朝着风浩拱手道,“今日,我是想与风兄你道个歉,然后我就会返回相天宫,全心潜修,做一个合格的相天师!”
 
    说罢,他转身便是朝着帝城的方向掠去。
 
    “雪兄!”
 
    风浩叫住了他。
 
    雪漠突如其来的坦言,让的众人都是有些触动。
 
    的确,雪漠本性并不坏,这点,风浩也能够确定!
 
    若是他真的是个万恶不赦的人,相天宫宫主难道是眼睛瞎了?竟然还会选他做为亲传弟子?
 
    就如雪漠自己所说,因为出生,所以,他定位错误了而已,所以之前才有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妄想,现在,风浩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他已经有没有放下了心中的执念,但是,单凭他救出了风尘这点,风浩便是能够放下心中对他之前的那份成见!
 
    “留下吧,我们是一个团队!”
 
    直视着有些错愕的雪漠,风浩真挚的说道。
 
    “可是,你不怕我……”
 
    雪漠喃喃,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呵呵。”
 
    风浩微微一笑,“如果雪兄能够拥有那个实力的话,其实,也是我人族之福,不是吗?”
 
    “雪小子,我老龙也不怪你了,不过,下次你再跑,我老龙可就要踹你了!”
 
    龙月关走了过来,抱着他,在他背上狠狠的锤了几锤,出震响声,痛的雪漠一张脸都有些变形,差点就吐血了。
 
    这该死的绝对是故意打击报复!
 
    雪漠心中不由恶意的想到。
 
    
 
    因为是天生天象之体,他不能修炼,在家族当中的地位,可想而知,所以,在受人欺辱之时,他便是誓,总有一天他要凌驾在所以人的头上。
 
    命运的转变,让他有种掌控欲,他很享受这种能够洞知他人未来命运的感觉,所以,他想要永生!
 
    但是,在百族大6上经历了诸多事情之后,他才现,一切,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很多时候,就算是明明知道的事情,也没有能力去改变,而原本注定的事情,也会因为一个小小的转折而脱离原来的轨迹……
 
    “也许就如师尊所说,相天师的责任,就是预测凶与瑞……”
 
    这个时候,雪漠似乎明白了,师尊为何会让自己出外历练的原因了。
 
    之后,自然是皆大欢喜,风尘也被救回来了,风浩心中的那根刺也被拔除,自然是满脸笑容。
相关阅读